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5506888.com >

www.5506888.com

【原创】独家占有(年下师生)

  刚刚走了自家司机的温橙斜靠在x大对面的一棵大树上,然后有兴趣的看着人来人往的x大校门,耳里插着蓝牙耳机,和自家上大三的哥哥温寒对话。

  “你嫂子又没见过你,而且他在忙。”温寒说了一眼在为即将举行的新生欢迎仪式整理文件的主任大人,露出一丝宠溺的笑。“我去接你,等着。”

  温橙这样的耳机目光又回到了大门口,那里不知何时多了一队身穿墨绿军服的男人,他一个一个从最后一个开始审视。

  长相平平,不难看也不出彩。他心里评价着,目光来到领队的那个男人上,瞬间眼前一亮,从头到脚开始打量。颜值,www.gjplhc.com。身材,目光每到一处,喉结都下意识滚动一下,目光侵略性的扫视每出衣服包裹的地方,想象着后着chi. luo时的样子,不知不觉,呼吸也重了。

  温寒待的数不高,但爬树这种事不适合温寒,温寒自有办法治这个不知道看什么都没注意到他哥来了的小子。他伸手拽住温橙垂下来的腿,猛地一拉,温橙惊呼一声,眼疾手快的抱住温寒的脖子,虚惊一场。

  187的温寒人高马大,182的温橙不满的盯着他,威胁似的磨了磨牙,却被温寒的一句,你小子怎么没长个。激的垂头丧气,但立刻又抬起头,眼冒金光的问他“哥,那个人是谁?”

  温寒一口水没咽下差点喷出来“他有女朋友了,而且。”他狐疑的看了一温橙“认真的?”

  温寒一口水没咽下,差点喷出来:“他有女朋友了,而且,”他狐疑地看了一眼温橙,“认真的?”

  说话间,他们已来到井暮面前,温橙对井暮送了个飞kiss,转头对温寒说:“哥,见嫂子去吧!”

  (上帝视角[井暮]树上那个同学的目光怎么那么猥琐?他竟然给了我一个飞吻?新生胆子不小啊,老子可是直的!)

  温寒轻车熟路跑进了教导主任办公室,桌前那个带着金边眼镜的男人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用手轻轻按压太阳穴,对温橙说:“你是一”话未说完,温橙笑得灿烂无比:“嫂子好!”

  “你——”男人略带吃惊地看着他,温寒已快步走过去,低头在他耳边轻轻一吻:“我弟弟,温橙。”

  男人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他轻轻推了一下温寒,轻声说:“别这样。”

  温寒从后面抱住他,让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脸蹭了蹭他的脸,将热气吹进他的耳中“老师不乖哦,是不是阿寒不够努力?”手捏了捏男人的臀“不疼了吗?”

  乔默的脸红到不行,也没再推开温寒,只是静静的被他搂着,倒是温寒对温橙说“去找你宿舍吧,待会阿默做完新生欢迎仪式,你们军训就开始了”

  温橙看了乔默一眼,露出一个了然于心的笑“嫂子加油,哥拜拜~”还不等温寒瞪他一眼,他就跑了出去。

  “啧,你别说,他可比我精多了”温寒怎么会不知道乔默在想什么,他惩罚性的在乔默脖子上留下一个咬痕,“他刚刚给我指定了,要井暮当咱们弟媳妇”

  “井暮?!”乔默有些震惊地看着他,“他,怎么可能!”那个年轻有为的教官,年纪不大却像冰山一样,从来没见他笑过,手段那叫一个狠!而且,他的女朋友唐冉,也是个教官,有个黑道的爹,对于那些对井暮犯花痴的小女生或女人,一个个都给用了些黑手段……

  “担心什么,不要小看阿橙,况且那个女人也不是真的爱井暮,至于井暮,你觉得他有多爱唐冉?”温寒轻笑一声,“老师去忙吗,别耽误了,注意休息。”

  乔默轻轻摇了摇头,自己都委身于他了,他还时不时恶趣味的叫他老师,真是羞耻又无可奈何啊。

  “你也走吧,学生会少不了你这个会长。”他看了眼温寒调静音的手机,上面有好几个学生会的未接来电。

  “嗯。”温寒应了却不急着走,在乔默唇上印了个冰凉的吻,“晚上回家再陪你。”

  温寒松了手,满眼温柔地看着乔默,勾起微笑,走了出去。温寒的温度仿佛还在身上,乔默定了定神,整理好文件,又理了理西服,也走了出去。

  之后的总总不说了,总之,教官叫他们回宿舍时,唯一没被虐成狗的人,当然也就是我们的温橙,他义正言辞的要求:“报告,我要求和井教官一个宿舍。”

  下面炸锅了,都认为这人有毛病,井暮把他们虐的最狠,他还想和井暮住,找虐吗?

  温橙避开了这个问题,毫不畏惧地盯着井暮的眼睛:“10分钟,我打赢你,你就同意,怎么样?”

  井暮皱着眉,似乎想从温橙张扬的脸上看出什么,良久,在众人都以为他不会同意的时候,吐出了一个字:“好。”

  下一秒,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来了温橙背后,摁住了他的肩膀,温橙不进则退,抓住肩上的手,一闪身,又捏住从侧面踢来的腿,自己却向下一滑,逃离井暮的控制。井暮也不是**,腿一扫,温橙眼睛一暗,往旁边一闪,两人开始真正的肢体攻击。

  过了几招,温橙和井暮心里都有数了,井暮不是温橙的对手。温橙勾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闪身却留了个破绽,让井暮将自己掀翻在地,同时,旁边计时的教官喊了停。

  井暮眼中尽是乌云之色,深不可测,温橙却无所谓地从地上跳起是老师赢了哦,还是老师厉害啊

  井暮的眼睛里仿佛有洪水猛兽:“收拾东西住过来,解散!”他的目光被温橙看在眼里,只露出一抹无奈的近似宠溺的笑。

  温橙很快搬进新宿舍,同时全校也知道了这件事,当晚被干得下不了床的乔默得知这个消息后,震惊地捂腰看着某人一脸“我就说吧”的悠闲的大尾巴狼,默默感慨了一下井暮以后的命运。

  此时另一边,井暮站在地下,抬头抱臂望着某只在他床上打滚卖萌的伪白兔,一脸“我是不是招了个二逼室友”的表情,强忍拉人下来揍一顿的冲动(其实也打不过啊),冷着脸问:“为什么要和我住。”

  温橙老大不情愿的从井暮的床上下来,这时,门就打开了。一个高挑美丽的女子走了进来,眼中尽是傲然之色。目光冷冷扫过温橙的脸,径直走到井暮面前:“晚上去我那儿?”

  “不去?怕是由不得你呢。”女子掏出了烟,点了一根,眼中尽是轻蔑,“别忘了,我可是你名义上的女友。”悠悠地吐了口烟,“你哥那个皮相真不错,兄弟们垂馋好几天了,更别说他还断了条腿。他们对你哥做什么或是你哥破伤风死了可与我无关。”

  “看你自己了,晚上8点,夜色。”女子掐了烟,丢了张“夜色”VIP卡“915房,你会见到你哥的。最好准时,否则8点之后我会做什么就不好说了。”

  唐冉嘴角露出不屑的笑,走了几步,像是想起了什么,对温橙说:“晚上你也可以来,来看看你一心想要和他住的教官是个什么货色。”说完走了出去。

  井暮站在阴影处,整个人散发出阴郁,心里越发恨唐冉和温橙。前者让他受尽羞辱却无能为力,后者则见证了他最耻辱的一面,而且,他还打不过他。

  此时,温橙心里却是一万头***飞过,他看中的人不会是哥A货吧,他绝对不要A货。如果井暮不是的话,那就好办了。他可以帮他救出他哥,并有理由圈住他了。

  “是,或否,我只要一个字。”突然散发的气场让井暮震了下,眼里闪出一些复杂的光。

  井暮没有看他,他心里明白也许这就是转机,这个学生不简单。他眼睛看着他,像在做一个艰难的抉择,从喉中挤出一个短暂的“嗯。”

  温橙长长呼了一口气,一个念头涌上来,他盘腿坐在了井暮床上:“给你个机会,你,属于我。我,救你哥。”

  井暮和他哥井朝算是出身卑微,父母一生为奴为婢,井暮靠自己杀出一条血路考上大学,当了一个教官,也练成了冷酷的性格。井朝则与他相反,父母早亡他一手带大弟弟,虽然自己也只比井暮大三岁。为了养活自己和弟弟,他只得去干一些卑微的活,比如去酒吧里当服务生。井朝天性温和,从不知道发火,伤心也只默默忍着。酒吧鱼龙混杂,井暮能独立工作后就坚决不让他干了,自己养着哥哥,但还是出事了。井朝某天夜里过一条小巷时被小混混盯上了,刚好是唐冉的手下。唐冉见到井朝这张与井暮七分相似的脸后便明白了,借此威胁井暮成为她的男朋友。

  井暮闭了眼,又睁开,满目苍凉,声音不知何时沙哑而苦涩:“我……接受。”垂了眼睑,遮住无尽悲伤,膝盖便要落地。

  他忙从床上跳下,阻止了井暮的下跪行动,手忙脚乱解释起来:“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要你爱上我,我……我喜欢你呀!我想让你成为我的人罢了,不是让你当奴隶!”

  喜欢和爱这两个词,从一个男人,还是他的学生口中说出,难免让人难以接受,但现在同性之间恋爱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而且也许这比让他当奴隶或是让唐冉玩弄更让人容易接受?温橙能文能武,有颜有钱有背景有智商有情商,除与他是同性,年龄比他小以外,还有什么缺点吗?

  (系统:答案是NO?等你以后被干哭或被揍哭或被干得下不了床或被揍得下不了床后你会后悔这个答案的……)

  顾杧和温橙同岁,从名字就可以看出,两家老爷子是一起取的名,一个杧果,一个橙子,都是各家老爷子爱吃的水果。

  更重要的一点,“夜色”是顾家的产业,而在4年前,“夜色”就被顾老爷子扔给了顾杧。也就是说,现在“夜色”真正意义上的老总,是顾杧。

  顾杧也是大一,但在L大,离X大也不远,跨了几个城市罢了。顾杧结束了军训,直接上了夜色,找了几个平时喜欢的小奴隶享受服饰。同样是少爷,执垮本色却尽显在顾杧身上,放古代就整一个昏君。

  享受着奴隶的伺候,他飞了个电话给温橙:“阿橙,干什么,怎么发个男人给小爷。”

  温橙大致解释了一下,顾杧来了兴致:“你说你找了个媳妇?有意思,你让我救他哥?”思虑了一下,顾杧说:“可以,不过,那个男人归我。”

  他的脑中回忆着照片中男人的脸,干净,温和,柔软,脸上淡淡的笑容,仿佛融入了暖阳。他用脚挑了下身边奴隶的脸,精致而无趣,他不耐地比了个手势,奴隶们的连忙退了出去。

  温橙看了看旁边井暮的脸色:“我说了不算,自己去问,前提是你把人救下来。”

  电话挂了,温橙拉了把井暮:“走吧。”又看到了桌上的VIP卡,利落的掰了,扔在垃圾桶里。

  “恩。”温橙略一点头,整个人气势显得更加逼人,井暮跟在他身后,心中惊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