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5506888.com >

www.5506888.com

祺鑫 【原创】独家占有马丁cp(马嘉祺×丁程鑫)

  次日清晨,丁程鑫还在睡梦中,迷迷糊糊感觉有人在捏他,不开心地一掌拍去,却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轻松握住。

  “别捏,没醒呢”丁程鑫因为刚醒的缘故,说话带了点鼻音,到有点像只小奶猫,萌到马嘉祺心里去了。

  马嘉祺把他揽进怀里,温热的鼻息洒在丁程鑫白皙的颈脖上,凝视几秒,在上面狠狠一允。

  其实也没什么意外的,陌尘是今年最火的古风圈歌手,流量本身就高,容易带动点击率。

  打开手机,壁纸是丁程鑫练舞的照片,马嘉祺灵光一闪,加盟肯德基需要多少钱啊!估计是去练舞室撒气了。

  “啪-啪-啪”巴掌声接二连三的在练舞室响起,丁程鑫的裤子被褪到膝盖,白皙的臀肉上红红的五指印格外鲜艳。

  丁程鑫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那几下的,只知道惩罚结束后他的眼角通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那副可怜的小模样让马嘉祺有点心疼。

  十一点多了马嘉祺还没回来,因为起得早,丁程鑫看着手机昏昏欲睡,却固执地要等他回来。

  马嘉祺有些意外,他以为丁程鑫已经睡了,所以洗完澡才过来的,早知道就先进来了。

  丁程鑫扭了扭,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咕哝了一声“可我想你”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可能我最近生活不规律每次更新都是凌晨,一个人码字有点无聊,宝贝们给点支持呀

  但他真的喜欢这种感觉,仿佛着了迷般,一口一口的亲,连马嘉祺什么时候醒了都不知道。

  马嘉祺一睁眼就看到某人脸红着偷亲自己,那副又害羞又渴望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某人表示一大早就享受这种待遇很不错,因此毫不吝啬地奖给丁程鑫一个长达五分钟的法式热吻。

  唇瓣贴合,马嘉祺在他唇上辗转反侧,唇瓣的摩擦使空气快速升温。丁程鑫已经不满足于唇瓣间的亲昵,他开始渴望深入。

  马嘉祺就是要逗他,故意不张嘴,任他的舌怎样挑逗都无动于衷,丁程鑫恼了,在他唇上一咬,水眸瞪着他,作势要停。

  马嘉祺笑了,微眯的丹凤眼让丁程鑫有一刻的失神,他变得主动,不断探入,长时间的kiss让丁程鑫有点呼吸不顺,他才恋恋不舍地停了下来,离开时在他唇上浅浅一允,留下独属于他的印记。

  然后楼楼要开学了,到时候只能周末更了,安顺“90后”女协警勇擒持刀歹徒被刺伤宝宝们要好好学习啊,这次的小kiss就当小番外发啦~你们有什么想看的评论告诉我,我看看能不能写哈

  马嘉祺死死盯着封面上丁程鑫若隐若现的细腰,白皙的颈脖配上黑色锁骨链,诱人至极。

  丁程鑫一边擦头发一边看手机,浴袍的带子象征性的打了个结,松松散散的,露出一大片白腻的肌肤。

  马嘉祺大步走过去,扯下他擦头发的毛巾,围在他的眼睛上飞快地打了个结,失去视觉的丁程鑫有些慌张。

  马嘉祺捏住他的下颚就强硬地吻了上去,这是充满侵略性的吻,霸道地允着他嫣红的唇瓣直至红肿。

  丁程鑫吓到哭了出来,眼泪顺着小脸滴在锁骨上,拼命挣扎着,却无奈怎么也推不开。

  马嘉祺到底是不忍心,解开毛巾,恢复视觉的丁程鑫被灯光刺痛了眼,迷迷糊糊看清了来人。

  但是丁程鑫怕冷,一到冬天就裹得厚厚的,只露出一张脸,在黑色羽绒服的衬托下显得更白了。

  有天丁程鑫下课回家,马嘉祺刚好练完舞,看到裹着大衣还发抖的丁程鑫马嘉祺有点心疼,居然没穿秋裤!

  公司很抠门不开空调,即使室内也冷的不行,马嘉祺一进门便把丁程鑫抵到墙上,冰冷的手指探入他的衣领,本来就冷的丁程鑫又是一哆嗦。

  丁程鑫被冰淇淋冷的浑身发抖,感觉脖子都僵了,却又因马嘉祺的唇时不时的触碰感到火热。

  丁程鑫出生那天,狐族上下举族欢庆,身为狐族皇子,他得到了无数的祝福,这也注定了他不平凡的一生。

  同天,在狐族全族上下庆祝皇子诞生时,雪崖下,狼族侍卫浴血奋战,保护着狼族最后的血脉——狼王唯一的子嗣,尚在襁褓中的婴儿不懂什么是战争,只是不断的哇哇大哭,不知过了多久,雪地被鲜血染红,凄厉的哭声渐渐隐匿在寒风中。

  十二年过去了,两族的仇恨越来越深,狼族自十二年前那战起,时至今日几乎灭族,丁程鑫从未见过狼族,他只从父皇母后的口中听到过,说狼族的多么可憎,他感觉得到他们深入骨髓的仇恨,只是他不明白。

  狐王给丁程鑫安排了一个陪读,是狐王最忠心的部下引荐的,才智过人,性格沉稳,很得狐王赏识。

  丁程鑫对这个陪读很是期待,他从小体弱,父王母后从不让外人见他,有人陪伴,学习应该没那么枯燥了吧。

  初见马嘉祺的第一面,丁程鑫的内心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不知为何,在他对他笑的那一刻,他的心脏变得不受控制,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心里蔓延。

  马嘉祺的确才智过人,丁程鑫经常问他自己听不懂的题,两人虽是同龄,马嘉祺却比他高了半个头,每次和他说话丁程鑫都要微微仰着头。

  对于狐族来说,收起尾巴是最平常的法术,丁程鑫却总是掌握不好这项必修的法术。

  马嘉祺的指间传来柔软的触感,他的视线向丁程鑫偏去,眼里带着疑惑,和一丝玩味。

  察觉到对方的视线,丁程鑫朝他腼腆一笑,灿烂的笑容让马嘉祺有一瞬间的失神。

  虽然是这么说,但丁程鑫还是老老实实去了家附近的小酒吧,相对来说比较安静,也没那么乱。

  马嘉祺把人抵到墙角,深深地吻了下去,唇齿厮磨,直至丁程鑫开始微喘才放过他。

  在马嘉祺的记忆中,没有朋友,没有感情,只有无尽的训练……在看到当年救下自己的前辈被闻迹而来的狐族刺杀后,他的世界彻底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