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17035.com >

www.17035.com

短文《心的门》这篇中有这样一句话:他可以自由地进出想进的时候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不知从何时起,自己便喜欢上了独处,独自站在阳光中,独自走在马路上亦或是独自安静地坐着.我不喜欢与人交谈,因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总是那么微妙,但却很喜欢笑,因为只有笑可以证明我是快乐的,至少可以证明我心是热的。书上说庄子是个眼极冷,心极热的人,可以拒权威于门外,集逍遥于一身,便说他像一棵树,一棵守望月亮的树,这样才以至于众人昧昧欲睡时月亮没有丢失.这样看来,他才是智者,因为独立的外表让人那样的难以接近,而热忱的心让自己得以超脱,他心中的门关住了寂寞也关住了逍遥!我不理解自己对这个世界为什么总是有些忐忑,泰戈尔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给深爱你的人挖了一条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我且暂时把它理解成心与心的距离,无论是谁与谁之间,都永远不能拿时间来衡量心与心的距离,所以我喜欢与物接触,更喜欢看残败的美象,因为我不能理解她们曾经是怎样的一份心情,更不敢想象她们曾经拥有过怎样的一份美丽.有人说:人是地球上把尾巴隐藏最成功的一种动物.我喜欢这个比喻,这样至少让自己不再怀有高其他生物一等的错觉.至于落叶,看到她们就象是看了一场悲剧电影,她们的心情,那种浅灰色的心情,总是感觉悲凉中透着说不出的洒脱.尽管有人笑我痴,我只知道这个年龄我的心门只为万物打开。友人劝我说,感情用事是理科生最忌讳的事.我笑了,这让我想到了庄子讲的蜩与学鸠笑鹏的一段文字,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只是想十七岁的时候,心门静静地打开,像叶落无声一样,只为万物打开